中國和平崛起的內部困難-李光耀的一人之見



最近從新加坡來的友人送來李光耀之新作,書名是「一人之見」(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1923年出生的他,今年以90歲高齡仍能對世界時局作一針見血的分析實在不易,內容觸及不少敏感題目如中國崛起與美國之間的角力,他如何看中國沒有法治的長遠影響,及其對共產黨的對民主及對其權力的看法都很直接地去談,沒有掩飾他對中央集權制下的中國對選舉的悲觀看法,書中他認為當中國講民主時,它不是在說美國或英國,甚至是新加坡的民主,而民主的基本規則是:一個政府可否用選票去改届,當在執政黨損失了一部分選票時,它要預備在下一届中可能損失更多議席或維持或重奪失去的部分,即政府的改變由選舉決定,而他引用了 Harold Laski 的說法「一是透過共識去革命,一是透過暴力去革命」,他直言他看不到中國會採用透過選票去解決紛爭。書中還有不少李光耀的政見,很有參考價值。 除政治外,他亦有講到中國和平崛起的內部困難。對中國在政治上崛起,其實並無異議,問題是如何生活在新的中美平衡之中,無論是香港或新加坡或其他亞洲國家的人民都要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避免順得哥情失嫂意。不出20,30年,中國絕對有能力在太平洋的影響力,把美國推出150海里的範圍以外。但長遠要去挑戰美國在經濟科技創新等方面之先,中國的內部問題會使其變得不穩定,並危害其經濟發展,或為其增長舖設了的上限。 1. 沿海城市與內陸城市的經濟差距,當然財富不均是必然存在,但中國內陸城市不但沒有近海的地理優勢,而且出現半沙漠化,這是一種惡性循環,人才只向東移,貧富懸殊問題如何維持在可控水平是不輕易的,但電視及資訊流通讓此問題更難控制,因為當貧窮省份的人看到北京又有奧運,上海的建築一日千里時,他們都會問幾時自己才有份。 2. 戶籍制度,當鄉村人口進入城市時,他們沒有醫療,住房等福利,只能做最低下的工作,他們的子女都沒有任何保障,這情況是不能持續而中國都知道。 3. 透過廉價勞力而來的增長或許可以持續多15-20年,之後就要靠生產力了,中國如何通過大學教育或技能訓練去支持其經濟,似乎沒有太好的預備。 4. 最燃眉之急的是國企的低效率,中國想那些官僚像創業家一樣地去經營,這樣是行不通的,除非他們能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因為無論經營得好與壞,他們都有人工,換了是自己的財產,他們才會廢寢忘食地去經營。但中國願意接受這程度的私有化嗎? 除非中國面對一大衰退,而其實這並非不可能,到時中國才會被迫去果斷地去做此決定,但私有化代表權力要與人分享,相信到時可能又變成亂局吧。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CFA Institute required disclosure: CFA Institute does not endorse, promote, or warrant the accuracy or quality of the products or services offered by HKITI. CFA® are trademarks owned by CFA Institut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852) 6283 7144

Email Us:

cs@hkiti.com.hk

© 2020 by HKI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