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年金


最近知道按揭公司可能在明年推出年金計劃. 不同人會視此年金的作用不同, 可以是減少政府對生果金及全民退保的支出, 可以是為中產長者提供多一個退休選擇, 亦可以是為低儲蓄的長者的生活保障.


從政治層面看, 由政府帶頭的年金比起私人的對退休人士感覺更有信心, 因為政府不會倒台但私人公司亦有執笠風險. 但在經濟層面, 政府的行政支出, 不論是叫基金營運費或是政府官僚體系的成本, 其實都是錢, 同私人公司相比, 可能會較高, 但換來的是老人家對計劃的信心. 但長遠而言, 有比較, 有市場競爭的不同年金產品, 可隨著人口特質改變而更改, 比較有效率. 所以, 由按揭公司推出年金, 令人多點選擇, 始終值得支持. 當然私人公司不是開善堂, 它們亦會想盡辦法給少一點年金而保留多一點自身的利潤.


其實, 對於有退休時有3百萬以上的人士, 他們的選擇較多, 如有自置物業, 生活已不成問題, 就算無樓在手, 每年5%回報, 每月有12,500元作退休之用, 勉強可以有得計畫一下. 而公共年金只是多一個選擇, 必然是好的.


所以, 公共年金的討論重點還是要落在那些年滿65歲時, 但滾存的積蓄, 包括強積金, 都只是有200萬元以下的人士, 他們參與政府的計劃時, 是如何可以解決他們的退休生活, 另加的生果金是否足夠. 因為大部份的推算是每100萬的退休金可化成每月4,000元的生活費, 即使每月有8,000元, 如果無地方住, 究竟要怎樣生活的問題. 所以政府無可避免要作出承擔, 如老人是否一定能安排入住公屋? 又如若老人太長壽, 他們的投入的資產己用盡, 亦要有方法給他們生活費(年金).


回到基本步, 現在的老人家是如何退休的呢, 僅有的儲蓄可以買 ibond, 回報跟現在提出公共年金的回報差不多, 如無樓住就一樣要入住公屋, 才可解決生活問題. 而現行的生果金是有資產審查, 一樣有行政費用(由政府包底), 如果放寬資產限制, 或提高金額, 仍然是能夠解決低資產人士的生活問題. 但用現行方式的效率, 比起用公共年金, 可能會低一點.

至於中等資產人士, 他們在市場仍然可以有選擇, 而公共年金提供多一個選擇亦是不錯, 但最終, 政府都不會為此等人士有任何形式的補助, 即是退休人士有多少資產, 他就有相應的生活, 公平得很.


最後, 推出公共年金若不能相應地去改革生果金制度, 最差的情況是多了一重官僚架構, 政府公務員的恆常開再上升, 而政府卻沒有資源去擴大生果金. 最好的情況是, 公共年金帶來生果金的改革, 從而降低了行政費用, 而化成了老人家的補助.


至於之前的全民退保方案, 政府認為是不公平, 因為有錢無錢的人都可以攞, 但若考慮埋取消了絕大部份的審批官僚系統, 減低了政府編制及恆常支出, 每年節省數億至十億, 其實未必不可行. 而當時的方案, 背後都是假設了政府只是投入種子基金, 而個人及僱主在未退休前都要有投入, 而基金的回報亦是每年3-4%, 其實跟公共年金或 ibond 都是差不多.


從經濟角度而言, 我認為是如何降低各式各樣的行政費, 編制及官僚支出只為重要, 慳回來的錢為數不少, 至於如何分配, 我都支持低資產人士可以分配多一點的原則, 申報比審查的行政費應該會低一點. 歸根究底, 如果能放寬現行生果金制度, 降低恆常官僚支出, 用在有需要人士身上, 最為上算. 有公共年金是一個 Bonus.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CFA Institute required disclosure: CFA Institute does not endorse, promote, or warrant the accuracy or quality of the products or services offered by HKITI. CFA® are trademarks owned by CFA Institut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852) 6283 7144

Email Us:

cs@hkiti.com.hk

© 2020 by HKITI